彩宝店彩票-新闻网页
点击关闭

新疆汇和银行贷款结构隐忧:超六成贷款投向棉花行业 其他行业不良率超6%

  • 时间:

新疆6.4级地震

對此,匯和銀行也表示,貸款高度集中的棉花產業如有任何衰退情況,例如棉花價格波動導致的市場不穩定、冰雹等自然災害導致的歉收、棉花產業借款人的財務狀況或經營業績轉差,均可能損害現有貸款的質量和銀行向相關行業發放新貸款的能力,繼而可能對銀行的業務、財務狀況和經營業績造成重大不利影響。

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匯和銀行向棉花產業企業及個體工商戶發放的貸款為96.88億元,占該行貸款總額的64.4%,並且發放予棉花產業企業及個人經營者的貸款不良率僅為0.06%。

值得注意的是,匯和銀行在2019年前三季度營收下滑情況下,凈利潤卻保持增長,根源是該行資產減值損失的大幅減少。利潤表顯示,2019年前三季度該行資產減值損失為0.77億元,而2018年前三季度資產減值損失高達2.06億元。

不僅如此,匯和銀行除棉花外的其他行業信貸質量令人堪憂。經測算,如果剔除棉花產業的貸款,其他行業近四成的貸款形成的不良率高達6.31%。

既然棉花行業的不良率超低,其他行業不良率較高,匯和銀行是否可以把更多的貸款投放到棉花行業?「這樣顯然不行,商業銀行從分散風險的角度考慮,不會把大部分貸款投放到一個行業,而匯和銀行的貸款集中度已經很高了。」上述金融業人士認為。

根據招股書披露的數據計算,截至去年三季末,匯和銀行投向棉花產業的貸款為96.88億元,不良率為0.06%,不良貸款餘額為0.06億元。那麼,該行投放給棉花行業外的其他行業的貸款應為53.45億元,不良貸款餘額為3.37億元,不良率為6.3%。從數據可以看出,雖然該行投向其他行業的貸款大幅少於棉花行業,但不良貸款餘額和不良率卻遠高於棉花行業。

上市前營收出現下滑公開信息顯示,2017年6月,新疆匯和銀行開始IPO輔導備案。去年9月20日,該行赴港上市申請獲得新疆銀保監局批複。當年10月24日,該行境外首次公開發行股份申請獲證監會受理。新疆匯和銀行境外首次公開發行股份的申請已於10月24日獲證監會受理。日前,該行在香港聯交所網站發佈了招股書。

匯和銀行表示,不良貸款餘額增加主要是由於一些企業的經營及財務狀況受不利的宏觀經濟、地方經濟狀況影響而惡化。對於去年三季末該行不良貸款餘額上升而不良率降至2.28%的原因,該行稱「主要由於我們風險相對較低的票據貼現規模增加」。簡單地說,就是作為分母的貸款餘額增速高於分子不良貸款餘額的增速,從而拉低了整體不良貸款率。

數據顯示,匯和銀行在啟動上市計劃的2017年,其資產規模為417.83億元。而近三年來,該行資產規模連續下滑,截至去年三季末已經降至296.61億元。這樣的規模無論在H股還是在A股中都屬於「袖珍銀行」。即使是此前規模最小的吳江銀行在A股上市時,其資產總額也有778.56億元,2018年該行資產規模已經突破千億大關。

「當初匯和銀行宣布上市計劃的時候,業內都有些驚訝,因為匯和銀行的資產規模實在是太小了。」前述金融業人士對記者說。

原標題:新疆匯和銀行貸款結構隱憂:超六成貸款投向棉花行業 其他行業不良率超6%

具體來看,匯和銀行營收的增減主要受凈利息收入的影響。從2016年到2019年9月末,該行凈利息收入分別占營業收入的121.7%、100.6%、88.1%、91.6%及89.7%。其中,2019年三季末該行凈利息收入為4.5億,同比下降12.11%,結果導致營業收入減少10.53%。

讓匯和銀行有些左右為難的是,貸款繼續投放到棉花行業會推高貸款集中度,形成潛在風險,但投放到其他行業又會產生更多的不良貸款。對此,該行董事會辦公室相關負責人表示「將協調銀行有關部門回答這些問題」。但截至發稿時為止,記者沒有收到該行的回復。

新疆匯和銀行貸款結構隱憂:超六成貸款投向棉花行業 其他行業不良率超6%

值得一提的是,匯和銀行的招股書中多次提到,截至2019年9月30日,該行發放的貸款餘額中,棉花行業佔比超過六成,而不良貸款率僅為0.06%。

日前,香港聯交所網站披露新疆匯和銀行招股書。作為新疆首家赴港上市銀行,匯和銀行總資產規模僅為296.61億元,是名副其實的「袖珍銀行」。

不過,貸款高度集中在不良率超低的棉花行業,對匯和銀行來說並不一定是好事。一位不具姓名的金融業人士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採訪時分析:「銀行將大部分貸款投放於一個產業,如果這個產業出現衰退情況,將對銀行資產質量造成重大不利影響。而且棉花屬於季節性產業,發放的貸款集中於特定時間段內,資金的使用效率會降低。」

記者注意到,匯和銀行將超過六成的貸款投放于不良率較低的棉花產業,但靚麗數據背後仍存隱憂。

在經營方面,該行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營業收入分別為3.45億元、7.72億元和8.07億元;凈利潤分別為1.49億元、3.63億元和3.44億元。進入2019年,匯和銀行出現營收減少、凈利潤增加的狀況。截至2019年三季末,該行實現營業收入5.01億元,同比下降10.53%;收穫凈利潤2.32億元,同比增長9.95%。

新疆匯和銀行前身為成立於2002年6月的奎屯市城市信用社,2009年3月改制組建為奎屯市商業銀行,2011年1月正式更名為新疆匯和銀行,是新疆首家、全國第二家縣級商業銀行。匯和銀行總部設在奎屯,在烏魯木齊及伊寧設有兩家分行。

進一步看,匯和銀行在招股書中披露,從2016年到2019年9月30日,該行的客戶貸款及墊款總額分別為105.29億元、111.32億元、126.57億元和150.33億元。而新疆作為我國棉花的主要生產基地,匯和銀行與棉花產業緊密相連,其貸款也更青睞投放于棉花產業。「由於棉花被指定為國家戰略儲備之一,棉花行業企業對經濟下行的敏感度較低,因而降低了我們面臨的市場風險。」匯和銀行認為。

棉花以外行業不良率超6%招股書顯示,近年匯和銀行的不良貸款餘額呈現上升趨勢。截至2016年、2017年、2018年及2019年9月30日,該行不良貸款餘額分別為1.17億元、2.47億元、3.25億元和3.43億元;同期該行的整體不良貸款率分別為1.11%、2.22%、2.57%及2.28%,高於城商行平均水平。

在股東結構方面,匯和銀行持股比例較為分散,是一家民營控股的小型城商行,前十大股東均為當地民營企業。招股書披露,2019年前五大主要股東為奎屯新亞科工貿有限公司、奎屯恆祥商貿有限公司、奎屯聚源商貿有限公司、新疆聖安得烈投資有限公司及新疆廣業天力投資有限公司,均為民營企業,分別直接持有該行股份的約9.98%、9.47%、8.50%、6.71%和6.63%。

今日关键词:哈里放弃王室头衔